缘更,随手拆逆,长期接翻译。
阔步走在自我毁灭的大道上并唱起哩个啷。
立志要念书到秃头。

19号Miflo的repo

这个毛幸福死了,而这口锅还在刷题😵😵😵
约上海啊!好希望能约上海!

221B的迷毛:

估计明天就丧了我今天一定要先把repo打出来…说了一些蛮矫情的话,希望大家不要觉得这个哭嘤嘤的我真实的我……我还是那个高冷的社恐毛儿。


会场很好找的,出了地铁口抬头就是。

我们在外面等的时候米老师和Flo就在里面试音,不时能听到米老师在里面的…叫声,喘息(啊不知道怎么形容),emmmmmmm总之希望能立法禁止米老师试音的时候乱叫ORZ。

开场之前找纪田,纪田说她戴了手镯,我就很用心的低头满世界找戴了手环的小姐姐,尺还远程帮我一块找,最后成功会师的时候很珍惜的拉起纪田的手镯仔细看了看,太不容易了。

大家开始换无料…换着换着就听到门口各种尖叫,然后在人群中看到一个快步冲出去的米老师!

啊米老师真瘦,米老师的发色真好看,米老师哎……?米老师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大家等了一会也没见米老师回来,就开始入场了。馆子还蛮大的,空地大概可以站300多人然后周围有卡座和沙发什么的,我和基友上了二楼。

一个小姐姐出来说话了,讲了讲注意事项比如不能拍照和录像之类的,然后说很抱歉演唱会要延期半小时……因为演员把演出用的东西落在酒店了…她顿了顿:是你们米老师发现化妆品忘带了,请大家等等米老师去补个妆。

大家就开始疯狂大笑。

八点左右开始热场,八点零六的时候flo拿着吉他上场啦!

flo真的帅,比照片里看起来要高,穿了黑衬衫和牛仔裤,非常懂,一上来就唱Quoi de neuf, 啊,好听!高音也上去了!边唱边跳,非常可爱了!


唱完大家疯狂鼓掌,Flo说这是第一次来中国,很感谢能邀请他们,说去了长城和紫禁城(大家笑)还吃了北京烤鸭什么的,感觉东西非常好吃,又道了一次谢,感觉flo的fa(四声)国口音非常好听!之后唱了jattends encore!!!!还喊了黑嗓!


然后这期间,米老师就坐在台下看着flo笑。

Flo把米老师请上来的:“请允许我介绍一位大家的熟人,Ladies and Gentlemen, please make some noise for Mikelangel loconte!”

啊啊啊啊花式尖叫!打Call!感觉周围妹子们的尖叫声已经要掀天花板了。

米老师上台啦!


看到米老师的一瞬间感觉时间都凝固了。
想着终于见到啦。
然后脑子一片空白。
就记得他金色的眼妆在舞台灯光下闪闪发光的,我还转头和基友吐槽说就这个妆他竟然花了一小时哎,说完才发现自己整个人包括声音都在抖。

回过神来米老师已经开始唱歌了!

我没听出来!(喂)不过三尺说唱的是与神共舞!

米老师抱着吉他,一只脚随着音乐打拍子,认认真真地唱。他明明唱着欢快的调子,可是你又觉得他又让人安静的力量。我和基友后来都有一个感觉,法扎之后的米老师好像根本没变。九年过去了还是多少年过去了都一样,他一直都是那个蹦蹦跳跳的米开来。

【从小到大都长一个样的人真好啊!(喂!)

米老师跳了小米跳!还把手伸出去撩观众!

继续疯狂尖叫,花式打Call。

然后Flo又上来啦,说要给大家唱一首他从小一直唱到大的歌。还对着电子琴怀念的比划了一下说小时候我只有这么高不过现在长大了……


卧槽

唱了S.O.S

弗洛朗·莫特先生你小时候都在唱些什么歌啊?!

完全没想!(因为我觉得这首歌超难的)唱的很完美!高音不虚的,吹一波。

下一首开始之前,Flo说之前在多伦多的时候就是因为录了这首歌,才开始在网了慢慢有了知名度,他现在基本在每个场所都要唱这首。

然后开始唱波西米亚

永远的波西米亚啊……

这一切是真的吗,抑或仅仅是幻觉?
妈妈啊,我刚刚杀了个人,
我拿枪指着他的头颅,扣下了扳机…


这首歌本来就很有感染力了,但是你们flo处理的更好,有几个地方带着哭腔,又像是小动物绝望的嘶吼,非常,非常让人心碎。

觉得是特别圈粉的一首歌,希望flo以后多唱唱【现在已经几乎每次都要唱了!



又换上了米老师

米老师上来,开始低头整理电线,说了点什么我没听清,然后用中文讲了个 “卧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是这个词但是感觉非常好笑大家惊呆了之后开始疯狂大笑。

之后是睡玫瑰!【米老师啊,请不要把睡玫瑰放在卧槽后面,玫瑰不要面子吗?

感觉这好像是人生到目前为止听过的最好听的一次睡玫瑰了,
好听到根本不想让他唱完。

这个人唱到 Dans le pire ,De ma vie (在笑声里,在我的生活里)之后就开始蓄力,嘶吼那段的高音持续到我觉得自己要断气了还在升,最后还转调了!

我恨那些玫瑰
如同憎恨自己的啜泣
生活还在继续

这时候舞台灯光变成了暗红色,米老师仿佛站在一片花海中。他把手伸向大家,大家也伸出手回应他,那个画面有点像是BvS里大超接受膜拜的场景,非常美,不真实到接近迷幻。

唉…………

之后就是中场休息啦。

米老师和Flo上半场一直在夸北京,然后给大家花式比心。Flo还用中文说我爱你!感觉Flo的口音非常好听!

这俩人还轮流在对方上去唱歌的时候坐在角落的沙发上表演老头瘫。flo还在米老师唱歌的时候录了小视频。



二十分钟后下半场开始了。



还是Flo先上,这孩子跑去换了白西装,抱着吉他上去唱les blessures qui ne se voient pas

然后把乐队请上来,唱arrete!啊啊啊啊啊三尺说巨喜欢arrete我也巨喜欢啊啊啊好好听!

Flo嘶吼式唱法哈哈哈哈哈

话说乐队里的那个打鼓的小姐姐非常帅气!打鼓的样子很摇滚!【喂这是什么形容词】被小姐姐掰成蚊香,给小姐姐打call!


唱完开始唠嗑,flo先生说说出了让我当晚最震惊的一句话。

之前是英文bulabulabula说到来北京的感想,然后突然说了句中文,

“牛逼”。

嗯?

“北京牛逼啊!”

天哪这都是谁教他俩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撩完一波特开心,又继续撩:下面的这首歌有英法两个版本哦,听说在中国也很有名。Tonight will be Chinese song....in English, but I hope you enjoy it.


他开始用英文唱起来,非常温柔好听的一首歌。

之后米老师走上台换他,台子一点都不小!但是这俩人每次都要侧下身子让对方过去!这次Flo就看着米老师笑,米老师用眼神询问他怎么啦,Flo凑过去,飞快的给了米老师一个贴面礼。


我要死了,我死了,我埋了。

米老师开始唱,跟着节奏一扭一扭的,老年迪斯科,花式蹦迪,非常可爱。

唱完之后大家问他:Are you happy?

米老师认真的说:“Yes, Yes I am.”

然后又开始低头踢电线…

电线又坏啦哈哈哈哈哈哈

米老师调了几次都不行,摇摇头表示好像真的坏了。大家发出了巨大的叹息声。

然后!一直在休息区看着台上的的Flo快步走了上来,把自己完好的吉他给了米开来!

我TM要死了。
甜死的。

米开来笑着说 Thank you flo,试了几个音然后非常顺手的弹起来。一直笑,弹完前奏还在笑。

好了好了这位朋友请你收敛一点,大家都看出来你是真的很开心了。

他抱着flo的吉他唱了紫雨

If you know what I'm signing about up, come and raise your hand

Purple rain, purple rain

purple rain, purple rain

米老师的声音的很温柔,站在在紫色的灯光下仿佛自带柔光一样,大家打开了手电筒,他的面前估计都是小星星了。

溺死在一片紫海中。


然后flo上来

唱甜蜜的痛苦!!!前奏响起来的时候大家都要疯了。

Flo先生开始各种放飞,踩在音箱上唱,全场撩观众,疯狂撩。

抖M之魂全面爆发了,我特害怕他唱着唱着掏出一把刀来。

啊啊啊啊这甜蜜的痛苦啊!


唱完之后喘着气说one more,开始唱Quest ce quun homme

即使错误很难弥补,如果我承认了
我还是个男人吗?
如果我怕黑,如果我感到迷茫
我还是个男人吗?


感觉flo真的长大了【捂脸


然后米老师也上去了,这俩人今晚终于一起站在台上了啊!尖叫。疯狂尖叫。

米老师现场意大利文教学:“你开心吗” 还有意大利语的“我很开心”
哈哈哈哈没记住。

然后讲wocao

flo:“what's did you just said? You said 'what's up?'"

米老师一脸正直地点点头:“ 嗯,what's up.”

然后开始字正腔圆的教flo说 wocao

带坏现场,没脸看没脸看

俩人闹了一会,不闹了,安静的等前奏。

前奏响起来,是Vivre a en crever


无限美好的一首歌,陪我度过熬夜赶due的日子,抑郁的日子,想家的日子,还有村子里寒冷又漫长的冬天。我在那些灰暗的日子里想念他们,而现在,他们就站在我的面前。

如果不免一死,那就纵情生活,
如果不免一死,我要在我们的坟墓上刻上,我们的欢笑愚弄了死神和光阴。


唱到 on se revarra (我们会再见)的时候,米老师像看着老朋友一样,笑着,十分感慨又坦诚的对flo点点头。

flo也笑着用 on se revarra 回应了他

唉……米老师和flo声音融在一起太好听了。

唱完两人向大家致意,米老师伸出手介绍flo,flo介绍米老师。

之后米老师说差不多到时间了,大家开始喊安可

喊了半分钟的样子两位又上来啦,flo问大家想听什么

大家非常有默契的开始喊杀杀服哈哈哈哈哈哈

flo:嗯什么?

米老师先听出来的:“I think they what to hear lassasymphonie..."

flo于是把外套脱了开始进入萨列里模式唱杀杀服你,甩手,自暴自弃,歇斯底里【emmmmm

米老师一脸乖巧的站在一边给大佬和声。

唱到后半段的时候米老师也加入啦,每次他俩一起唱杀杀服的感觉都特奇妙,一个莫一个萨,根本看不过来。

米老师又跳!Flo还黑嗓!

唱完后又说了好多个谢谢,flo的中文非常标准了:窝埃倪!窝埃倪们…

还返了曲终人散

唱完flo和前排击掌,米老师讲话,两人的手里都拿着玫瑰。

米老师感谢了很多人,大家,主办方,乐队。

结束了。

北京的夜晚很晴朗。

我也想要真心感谢主办方,谢谢你们让他们来了。
谢谢米老师和flo,谢谢你们为我们来了。

有点矫情的,希望你们一直爱下去,爱自己,爱音乐,健康喜乐,平安顺遂。

米老师喜欢这里的食物就请多吃一点,flo更不用说。

米老师和flo感觉都是十分至诚的人,无论是对音乐的态度还是对人上。希望两位在我国玩的开心

请你们再来,一定要再来。













评论(1)
热度(127)

© 阿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