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更,随手拆逆,长期接翻译。
阔步走在自我毁灭的大道上并唱起哩个啷。
立志要念书到秃头。

【授翻】 雨季 第二章 克拉克重生失忆梗

第一章 http://marysue4ever.lofter.com/post/1cfbaa31_12b8c9f5

第二章

克拉克肯特站在湖边小屋里,寂静中能听到雨水从他发梢滴到石地砖上的声音,他似乎在因为寒冷而发抖(他的皮肤冷得像大理石一样,而在他反应过来以前布鲁斯曾在他前额印上了一个慌张的吻)。他还穿着他们给他下葬时准备的黑西装。

下葬。

“可你已经……”布鲁斯欲言又止。

克拉克的眼神露出渴求,他向前走了半步,“怎么?”他说“您认识我?”

布鲁斯无法直视他的眼睛,他只能看着那道疤,那道他留下的疤。

“我不记得我的名字了”克拉克哝哝说道,这时布鲁斯才发觉对方的牙齿在打颤。“对不起。”

“别……”布鲁斯打断了他,空咽了一下才能继续说话,“坐下吧,”他说。“我去拿条毯子。”

克拉克感激地接下了毯子,在布鲁斯生火的时候他就安静地坐着,好像他知道布鲁斯需要时间来整理情绪。小小的火苗环绕着火柴,一点点把它烧尽,布鲁斯注视着这一切。

“你的名字是克拉克·肯特,”他面对着火焰说,“你能想起什么么?”

房间里只能读到一段漫长的沉思,然后是一个沉重的、悲伤的:“不。”

“你记不记得……”我,我脚踏在你的喉咙上;我,嘲弄你的无助;我,把你像战利品一样拖过地面,“……任何事?”

“在我从一个坑里醒来前的一切我都不记得了,”克拉克说。

“那你为什么要来……”找我。“这里?”

“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哥谭很重要,那个叫布鲁斯的人很重要,接着我在电视里看到了你的脸,我知道——”

布鲁斯在等他说完。火柴已经烧成了灰,壁炉里圆木燃烧了起来。

“我知道你很重要,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只知道要找到你,我们——”克拉克的声音凝滞了,“我们——”漫长的停顿,“我们认识么?”

布鲁斯回过头,多少次,多少次他幻想如果上天能多给他和超人哪怕几秒钟他会说什么,哪怕只有絮语一句的时间他能在超人耳边说什么,他设想了无数种场景,无数种美梦,无数种可能——

“我们曾是朋友,”这不是他曾设想过的任何一种回答,他希望这句话是真的,在一切戛然而止的那一天。

“啊,”一个表情在克拉克脸上一闪而过,“为什么我全不记得了?”

真是个好问题,仅次于“你他妈怎么还活着”的好问题,比“你怎么没有超能力了”稍强点。“曾经有一场灾难,”布鲁斯说。“在哥谭,你栽在这里了。”

克拉克摸上了脸颊上的疤,“这个就是在……”

布鲁斯并不喜欢这个问题。“你曾经试图去帮助其他人,”他对这个问题一锤定音。

克拉克像专注于听远方传来的声音的小狗一样侧过头,“帮助其他人?”他说。听闻此言,一种混杂着希冀、幸福和深入骨髓的疲惫的情绪剥开了布鲁斯的心脏。

“你是个记者,”布鲁斯说。“你试着去帮忙,但是情势已经失控了,我们以为你已经死——”那个字扭曲地从他喉中挤出来,它代表超人无力的尸体沉甸甸地坠在他双臂中……棺材合盖之前最后的凝视……他的膝盖又开始刺痛直到他意识到自己正颤抖地跪在石地板上,“我们以为你已经——”

克拉克环抱住了他,他也跪在了地上,毯子像庇护所一样笼罩了他们两个。他的手指是热的,身体也是热的。他支撑着布鲁斯,布鲁斯听着他鲜活的心跳,喜悦、内疚、期盼也在他心上砰砰跳动。

过了一会儿,克拉克温和地问:“我们?”

“你妈妈,”布鲁斯说,“你的同事和朋友。”

“我妈妈,”克拉克说。

布鲁斯摘下毯子,蹒跚地站起,“我得给她打电话,”他惊觉自己到现在才想起来这么重要的事,“我得告诉她。”

“布鲁斯,我……不记得她。”

“你会的,”布鲁斯说,“我保证你会记得。”他双手颤抖地拨打了玛莎的电话,直到她接通并说了“喂?”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无话可说:你好,我是布鲁斯,你儿子没死。这太神经质了。

“你好,”他说。“我是,我是布鲁斯·韦恩,克拉克没死。”

 

克拉克听到电话另一端的人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只剩沉默。

“对不起,”布鲁斯说,他看起来完全手足无措了,他看起来像是几乎不会手足无措的人,因此现在更加无措,“他还活着,玛莎。他不记得,他什么也不记得了,但是他还活着,玛莎,你还在听么?”

房间里太过寂静了,唯雨束击打在玻璃上,太寂静了以至于克拉克能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我……我能见他么?”

布鲁斯摸索着把手机镜头打开,对上克拉克。

克拉克听到她又深吸了一口气。他试图去微笑,屏幕一闪一个女人出现在那里,她有灰色的长发,眼角的细纹诉说了她双眼曾目睹过的忧愁和喜悦。克拉克等待着,但是那些忧愁和喜悦都没有涌进他的心头,只有一丝不明的情绪。

“我没有对你的记忆,”他说着,看着眼泪从她脸颊边滑下。“但我知道你,我一定知道你,”他说,“请相信我。”

“我相信你,”她在眼泪中笑着。“布鲁斯,我能——”

“早上堪萨斯机场会有一架飞机等你,”布鲁斯说“我会安排的一切,你只用告诉他们你的名字就可以,什么都不用操心,只要你来就可以了。”

“请你一定来,”克拉克轻声说。

电话屏幕黑下去之后克拉克闭上了眼睛试图让自己镇静下来,倾盆大雨的声音环绕着他。当他睁开眼睛时布鲁斯正盯着他,尽管他眼中的热忱转瞬就消失转变成平静。

“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克拉克问,“我是没什么记忆了,但我还有足够的常识知道新闻记者的交友范围不包括……”他随意地对着湖水、壁炉和韦恩房间简约现代化的豪华布置挥了一下手。

“我们在一个派对上相识,”布鲁斯说“没太处得来。”一个微笑落在他的嘴角,很轻。

“那我是怎么征服你的?”

    微笑消失了。“你做了你自己,”布鲁斯说。

    “那你怎么能征服我呢?”

痛苦出现在了那双雨夜一样深的双眼中。

“我不知道,”布鲁斯几不可闻地回答。

    克拉克咽了一下唾沫。“我们关系不太好,是不是,在我失踪之前?”他说。

布鲁斯别过头。

“我们,有过争执,”他说“很糟糕的争执。”他说话的方式,那种紧绷的声音……

克拉克从地上把毯子捡了起来,仔细地折起,并把注意力集中在给毯子折出一个个角上,他思绪飞驰,等毯子折好时他已经能控制自己的表情。

“那……如果你感到抱歉,”他说“可以拿多讲讲关于我的事情作为补偿。”

 

“你的卧室在三楼,有日本漫画和你最喜欢的篮球运动员的海报,你收集了一个小猪储钱罐的小麦硬币(美国的一分硬币,在1909至1959年生产,硬币的正面印有林肯的画像,背面印有一对小麦的图像)。”

壁炉的火要熄灭了,将烬的火苗是房间里唯一的光源,布鲁斯觉得自己的喉咙生涩了。好几个月的收集资料——和玛莎交谈,和皮特·罗斯交谈,和拉娜·朗交谈,他采访了小镇里每一个可能关心克拉克·肯特的人,哄骗自己多去了解这个人能为自己赎罪——在几个小时之内全数返还给克拉克。他给克拉克讲了他的童年,他的朋友,他的家。

他对他的超能力只字未提。

克拉克坐在他身旁,他已经洗了澡,借了布鲁斯睡衣里最朴实的那件穿。他对布鲁斯微笑着,布鲁斯想让这一刻永远延续下去,但是他的口舌很快就倾吐完了,他停下来,回看向克拉克。

“这些我都不记得,”克拉克说“但是谢谢,显然你很了解我。”

 通过白纸黑字,屏幕上的像素点,文件里的陈述,这就是布鲁斯仅有的,直至今日。“我花了很多心思去认识你,”他说(“I came to know you very well,” he said.)。

克拉克错过眼神转去看着火光。“我……抱歉我不记得你,”他说。“很抱歉最终我们吵了一架。”   

超人的身体砸在石头上的声音,他吸入氪石粉时的眼神,他哽咽着劝诫布鲁斯试图让他理解……只是吵了一架。

布鲁斯站了起来。“已经很晚了,你一定累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早上我再告诉你你在大都会的日子。”

“你知道我更想听什么?”

布鲁斯回头看着他,克拉克笑了,“我更情愿多了解了解你。”

“我——”布鲁斯看着克拉克,他脸上的伤疤破坏了五官的对称,带来了另类的魅力。“我不是一个有趣的人,”他这样应付。

克拉克笑了一下,对着湖边的小屋和那些简约的奢侈品挥了下手,“我对此表示诚挚的怀疑。”

“有钱不会把你变得有趣,”布鲁斯说。

克拉克克制了自己反驳的冲动,脑袋侧向一边,“是的,”他说。“但我觉得无论如何你都很有趣。”然后那个微笑又出现在了他脸上,那个像乌云后面的金边一样的微笑。“如果你是一个无趣的人我也不会和你做朋友。”

布鲁斯看向了别处,“你确定睡在沙发上没问题么?你可以借我的床,你值得好好休息一晚。”

“我在外面就好,”克拉克说着拍松了布鲁斯递给他的枕头,“谢谢你让我留宿。”

布鲁斯耸耸肩。然后他敲了敲墙上的平板让窗帘关上,遮住了屋外被雨水洗涤着的湖景。

“停!”克拉克的声音充满了惊恐和生涩以至于布鲁斯下意识地拍上了平板屏幕。

“怎么了?”

“就是——”克拉克似乎花了一点时间找回呼吸,“我不喜欢黑暗,”他说“我想要能看见外面,我不喜欢——被独自留在黑暗里。”他的一只手握紧了,下巴也紧绷着,似乎他已经准备好被布鲁斯盘问或者取笑。

布鲁斯想起他衣领上的泥和指甲里的污血,他又一次触碰平板,窗帘缓缓打开。

克拉克在窗帘打开之后放松了下来,紧绷感在他身上消失了。

“谢谢,”他轻声说。

布鲁斯环顾黑暗的,只有余烬散发微光的房间,然后打开了角落的路灯和甲板上的射灯,以便于克拉克能看清外面。“你可以随便打开或者关上它们,”他说。

“我可能会花点儿你的电费,”克拉克笑着说。

“我不介意,”布鲁斯喉咙有些僵,“我付得起。”

“谢谢,”克拉克说。“早上见。”

“好,”布鲁斯说。他熬过了太多个噩梦醒来后发现这世界和梦中一样已经失去克拉克的深夜。“我们明天见。”

克拉克躺在布鲁斯·韦恩的沙发上(沙发不算舒服,不过这房间里的一切似乎都不是为了舒适而设计的),他合上眼,但一直没有困意。黑暗纠缠着他,时刻准备扑打下来,雨水打在湖面上发出裂帛一样的声音,也像迎风招展的翅膀。

他想起布鲁斯说起在他失踪前他们有过争执时的眼神,在克拉克双手环住他时他的颤抖,他事无靡遗地给克拉克讲述他的童年,设法唤醒他的回忆时的声音。

克拉克把毯子裹得更紧了一点,又想起布鲁斯细心地帮他打开灯,驱逐黑暗。

最终他一夜无梦,黑夜中有金光点点。


--------------

【TBC】

给心如海底针的老蝙蝠同志鼓掌。

评论(9)
热度(162)

© 阿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