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更,随手拆逆,长期接翻译。
阔步走在自我毁灭的大道上并唱起哩个啷。
立志要念书到秃头。

【授翻】雨季 第三章(下)超人重生失忆梗

第三章(上)http://marysue4ever.lofter.com/post/1cfbaa31_12e324fd

第三章(下)

除了雨水的轻音和壁炉的噼啪声之外湖边小屋重归宁静。阿尔弗雷德和玛莎已经离开了,布鲁斯曾邀请玛莎留下,但她只是摇摇头笑着说:“我知道他好就可以了,再说了,州集市就在这几天——”

“——你不可能让洛佩兹女士的桃子酱打败你的,”克拉克替她说完了这句话,“洛佩兹女士去年意外战胜了她,从那时起她就开始筹措这个了,”克拉克向布鲁斯解释,对方只是摇头大笑。

玛莎突然重重抱了一下布鲁斯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谢谢”,之后又拥抱了克拉克并亲吻了他的额头,“好好的,多享受一会儿平静的时光,”她喃喃说着,接着与阿尔弗雷德走进了雨中。

“她说的像我总活在争端里一样,”克拉克看着火焰。

“你有很多压力,你……之前太投入事业了,”布鲁斯说着倒了一杯看起来就很贵的威士忌,“说到这个,我们应该联系……”

“他们都觉得我死了,不是么?”克拉克说。

一个静默。“是的。”

“在我记得更多之前我想不联系他们为好,”克拉克说,“如果我都不记得你,谁知道我还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呢?”

布鲁斯看向窗外:“其实我不重要。”

“别闹了,我在想起我的亲生母亲和我的家乡之前就记得你,你当然重要。”

“当然。”布鲁斯嘟囔着,语气里透着一丝自嘲。

他抿了一口威士忌,然后有些不安地用指尖叩击着桌面。他没有给克拉克倒酒,克拉克猜这意味着他知道自己不喝酒。这……感觉不太对,似乎又没什么不对的。克拉克皱起了眉。

“我们在这待过很久么?”他指指湖边小屋,让自己的脑子去想点其他的事。

“不,”布鲁斯说着又喝了一口酒,“最起码不够久。”他看着克拉克,在他的眼中藏着复杂和痛苦,“我们没有过太多相处的时间。”

“喔,现在我们有得是时间了。”克拉克说,“阿尔弗雷德说我应该重新再认识你一次。”

“他肯定这样说了不是么。”这不算一个疑问句而且布鲁斯也没有露出笑容。

“但这和记忆不一样,”克拉克说,“我想记起你。”

“或许我不想被你记得,”布鲁斯看着他的杯子说“或许对你而言我很可怕,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记起。”

克拉克笑了。“考虑到你都供述了你很可怕还说我们有过争执,你在藏起自己的阴暗面上可真不专业。比起又消沉又阴郁难道你不该试着变得迷人一点给我留个好印象么?”

布鲁斯眉毛都竖起来了,“可能我就在试着迷人呢?”他问“可能这就是我最迷人的样子了。”

克拉克摇摇头,微笑着说“依我拙见,这比你想得要迷人。(It’s more charming than you know, I think)”

布鲁斯的眼神突然不知为何变得谨小慎微,“痛么?”他问。克拉克没反应过来他在问什么,直到他发现自己在下意识地摸脸上的疤。

“不,”他又摸了一次那里光滑的新生皮肤,“我是在失踪前落下疤的么?”

布鲁斯喝了一大口酒,他轻轻摇了一下头,“我确定你是在那场灾难里落下的疤,在你尽力去救其他人的时候。”

“我还是完全没印象,”克拉克说“我希望……我希望我成功救下了谁。”

布鲁斯似乎难以自制一样伸手触摸了那道疤,“你成功了,”他悄声说着,冰凉的手指滑过克拉克的脸颊,之后他抽回手,说了抱歉。

“没关系的,”克拉克忍住了去再摸一次那里的冲动,去摸一次布鲁斯曾用手指探寻过的地方的冲动。

“好吧,”布鲁斯说着喝干了酒重重地放下了酒杯,“我要去睡了。”

“那好的,”克拉克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卧室,“晚安,万人迷。”

克拉克在雨水敲击玻璃的声音中醒来,又是一次无梦的睡眠。风暴在夜晚袭来了,他环顾四周,灯还在暗暗地亮着穿过黑暗中蛰伏的难以名状的恐惧。他在沙发上翻了个身,打了质朴但是肯定不便宜的枕头几下,但他不再睡得着了。

他在半黑的夜中躺着,想着触碰他脸颊时布鲁斯的眼睛。

一个漫长、低沉的雷滚过湖面,接着突然又炸开了一道闪电,雷声更甚。

克拉克听到布鲁斯在尖叫。

布鲁斯合眼前就知道今晚不会好过。他已经三天夜里没有在哥谭的街道徘徊,三天没有被那种阴暗的令人满足的快感冲刷,三天没有去检视并阻拦罪恶发生,只是因为他不能把自己从克拉克身边剥离开,不能从他惊慌的脸和温柔的眼睛边剥开。

像这样的夜晚,威士忌也无济于事。

他做了梦。

他俯身在超人明亮的身体上,撕裂了他,他听见肋骨在他脚下咔哒作响,空气闻起来像臭氧和铁锈。

“为什么?”克拉克呛住了,“我们本可以……”

布鲁斯扇了他一耳光,一部分的他在尖叫,可他停不下来这场梦,他要一直继续,直到克拉克无力地死在他身下,没有什么能阻止这一切,克拉克的嘴角有血,他倾身舔掉了它,他用双手扼住克拉克的咽喉,发出肖似亲昵的叹息,克拉克在挣扎,但他太虚弱了,他颤抖地说着什么,布鲁斯狠狠地把他的头撞在地上,那一声撞击声之后好像世界都停转了……他停不下来,他没办法停下来……

“布鲁斯!布鲁斯!”这是克拉克的声音,它没有被血呛住,它清澈响亮。布鲁斯还没被梦魇完全放开,他迅速起身抓住克拉克的肩膀把他摔在床上,跨在他身上,压住他。

“布鲁斯。”

他眨眨眼,噩梦的残骸消失了,克拉克的脸与他的近在咫尺,他的眼睛锁定着布鲁斯,眼神干净而明亮。

“我记得这个,”克拉克轻声说,布鲁斯呼吸骤停。

“我记得你……我记得我们……”

克拉克握住对方的肩膀,布鲁斯撑起自己试图躲过挨打,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在雷声中克拉克已经亲吻了他。


---------------------------

翻了一万字终于翻到这里,小镇男孩请再接再厉。

评论(7)
热度(103)

© 阿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