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更,随手拆逆,长期接翻译。
阔步走在自我毁灭的大道上并唱起哩个啷。
立志要念书到秃头。

向阳花开早 猫片(上)

如果我忘了说,那现在还来得及:楚池城是有除魔世家的,换言之楚池城是有妖怪的。

按玉声子的说法妖怪这东西能看到的人能看到,看不到的人想破脑子也看不到。苗甫就属于看不到妖魔鬼怪的那种人,当有人给他打电话说玉声子被施咒了他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我是信还是不信?施咒的是班上的安泰,安家世代阴阳师,这个安泰在除魔卫道上一直没什么天分,就是喜欢古文,从家里翻了一张旧黄檗纸残片小心翼翼地去和玉声子探讨文意,结果三笔写一个寸字,他念的是一条咒语。

阴风一转玉声子大叫一声倒在地上,昏迷了五六秒又起身踮着脚躺倒在了草坪上谁叫也不起。

“这得是中邪了!”安泰想了几分钟终于想明白自己干了什么,赶紧给家主打电话,安歆急得满脑门汗一边赶来一边通知苗甫,他和苗甫世界观全然不同只是一面之缘,玉声子可是和他一起长大的,谁知道安家的藏书有没有个邪魔外道夺舍了他哥们半条命啊,不过好在初步判断只是和某个附近的动物换了魂。

苗甫从律所赶过来的时候草坪上远远聚了五六个人,学生基本都下课抢食堂去了,剩下几个芳心暗投的女学生不舍得走,苗甫暗暗记下了这些潜在情敌的模样。草坪上,玉声子侧身躺着全不顾旁人眼光。

“苗甫!”安歆赧然“残片上记的不是很全,我也不敢贸然破咒……要不你先把玉声带回家——不然影响不好。”

玉声子看苗甫走过来懒洋洋地翻了个身改成四仰八叉。

……

影响是挺不好的。

“声?”苗甫走过去想要拉他,结果玉声子“腾”地起身跑出好远才又再躺下。他乜呆呆回头看看,安歆、安泰两人都面露愧色,“这个……和动物换魂警惕性高也正常,我们也一直没抓住老师,”安泰脸羞得通红。

“我已经叫阿槐去食堂买肉了,说不定能把他诱惑过来,”安歆充分发挥家主该有的担当。

苗甫看专业人士不担心,自己也就安下心来乐呵呵地在一边拍照,突然,他脸色一僵问“安歆,你们这里有没有什么换魂的动物死了玉声子的灵魂也灰飞烟灭的规矩?”

安歆很天真烂漫地点点头。

“那咋办?他要是变个蚊子被人拍死咋办?你报警了么?今天是南城捉流浪动物的日子!他要是被放倒了我上哪儿找他去——”

“——苗哥你先别急,玉声他和蚊子又不是很像嘛,我觉得不会超过哺乳动物这条线,我们先把他带回家保护他身体,剩下安棉已经带人搜索行动怪异的动物了”安歆安抚道。

“那你是没听他教训过你扫地!他和蚊子能差多少!”苗甫顿时失措“你们就没什么措施侦查一下他被换到哪里了?安家这么多年都研究了个啥!”

“喵!!!”一只黄白纹的猫从远处狂奔过来。

这是……

“声!”苗甫心电感应一般赶紧蹲下身要去抱它,那猫心有灵犀一点通飞身扑上来,可惜没瞄准眼瞅要擦肩而过!

“我抱住你了!”苗甫顺势躺倒任那猫撞在胸口。

“声?声?你能听懂我说话不?”

“喵……”

“声?你真是声?你要不点点头?”

“喵呜!”

“你可吓死我了你!”

说话间苗甫越抱越紧,那猫在他怀里挣了一下翻身就是一爪。

“嘶……”苗甫只觉得脸上一痛,愣是没松开手。

他放松了一点虚虚搂着猫给它顺毛,心里数着秒把最疼的那阵熬过去。安歆在身边大喊“你先把猫给我”,他闭着眼死死摇头说什么也不给。

宝贝,这么容易就艹,也就是你了。苗甫心里石头落了地才觉得眉骨眼角都在抽着痛,不会瞎,不会瞎,没事了。

“没事,我没事,”苗甫坐起来冲安歆、安泰两个笑笑“它不挠我了,你看,没事儿了,刚才是我抱太紧了。”那猫挠完人也变得温驯,自己闻了苗甫手上的味道,拿脑袋卖力地在他手上蹭。

苗甫任它把气味蹭了满手,轻轻搔着它脖颈站起来。右眼痛得睁不开,不过应该没有血,不然总得有人递纸过来了。“我中午买了两米网线呢,安歆你帮我拿出来在地上围个圈吧。”

安歆依言用网线圈了一个圈,草坪上的玉声子看了一眼,扭扭屁股站起身到圈里坐下。

真是个猫啊……苗阜笑眯眯地揉揉怀里的小玉声子。

 

安歆、安泰两个先回家寻觅破咒的方法,苗甫左手抱着小玉声子右手牵着人形的那个也回了家。难得那个猫灵魂的玉声子不爱闹,摸一摸额头牵牵小手就能跟着苗甫走。

开了家门小玉声子翻身从苗甫怀里跳了出去,小胖身子“哒哒哒”敏捷地上了楼,开电视看纪录片。最近重播《舌尖上的中国》他可是每期不落。苗甫拉着无比温驯的玉声子也上了楼,人形的那个懒洋洋软趴趴地黏着苗甫也坐到沙发上,软身子蜷起来,后脑在苗甫腿上磨磨唧唧地蹭。

“吃肉么?”苗甫觉得再这么蹭下去可能不太好,不如自己先找点儿事儿干。

腿上那个没反应,蹲在手机上的那个很响地“喵”了一声——吃吃吃!

苗甫哈哈一笑想去摸它,被猫本能地闪了过去。“切,还不给摸了?你现在不能吃人食,我叫猫街的宠物店给送猫粮过来了,等会儿你吃那个。”

猫玉声愤愤地把茶几上的遥控器、纸巾盒、眼镜盒依次推到了地上。

客厅还剩着半包牛肉干,苗甫撕了小块放到玉声子嘴边晃一晃,玉声子抽抽鼻子舔一舔,抬了下巴从他手上把肉叼了,喉咙里闷闷地哼了一声表示他乐意吃。

苗甫胯间那玩意又充了一点血。

“再来一块?”他又撕了一块给玉声子,玉声子依旧就这他的手舔一舔咬一咬,舌头长长地伸出来舔尽指缝,眼睛微眯、下巴高抬,露出修长的脖子,所有来自生物本性的饱足和信任从喉咙间轻轻的嗡鸣中泄露。苗甫忍不住另一只手伸出来在他下巴上摸了一把“哎呦,真乖”。

玉声子教书多年,平时伏案居多,脸嘟起来早不似念书时候那么瘦,下颌上也藏了软软一坨肉。苗甫第一次找到这坨宝贝摸起来停不下手,指尖在小下巴上挠个不停。玉声子被摸舒服了,翻过身来亮着脖子任它摸,两手扒着苗甫的手臂伸了舌头去舔,舔一舔开心了还拿牙试着咬了一口。苗甫这才恍然:这是玉声子的身体,里面住的可当真不是他的灵魂。 

   “喵!”手机上蹲着的那个本尊恶狠狠蹦过来砸进苗甫怀里,把自己怎么看怎么淫靡的身子挤了下去。那猫真是个难得的好性子,被推下来找个有太阳的地方缩着接着躺。“哎呦宝贝,你这是生气了?”苗甫失笑想要揉揉猫玉声的脸,猫玉声又一扭身子上了沙发靠背。

摸个屁,哪个让你摸大爷了!要摸摸那个去!


--------------------------

这就是今天群里撞梗的那篇猫穿文,如果我下周内能写一发肉的话题目就是“猫片(上)”和“猫片(下)”,如果我憋不出来肉的话题目就会被改成“猫片”233。

因为这篇文群里牵扯出今晚那发“茄子和豆子”,我也算是大功一件了……


评论(6)
热度(7)

© 阿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