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更,随手拆逆,长期接翻译。
阔步走在自我毁灭的大道上并唱起哩个啷。
立志要念书到秃头。

【喵汪】看图蛇话,没图瞎谝(第十一更)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写菜😃估计也是很多人第一次看菜😂😂😂

啵蛰:

你盟好,我还是上位成功的第二任代发ヽ(•ω•ゞ)
这依旧是一言不合就谈(kai)人(kai)生(che)的活动
不定时不定量在 喵汪の杂食铺 举行,这位司机不要害羞你也来嘛_(•̀ω•́ 」∠)_
今天的车有些曲折,想物化最后物化进了菜园子(╯' - ')╯︵ ┻━┻


司机:阿浮,大秦的抽奖箱,太子,小明窗,
修车师傅:啵蛰


看图蛇话,没图瞎谝20160508(第十一更)


《茄子酿豆腐》
(一个正经的美食制作环节,请跟我一起学做菜)


春风徐徐,菜园里一片欣欣向荣。
“喂,老几个,昨天那边那畦韭菜又给割了,好像是给炒了鸡蛋了。”王茄子挂在藤上,眯着眼睛,给风吹的摇来晃去
“别扯了,你看那边儿那黄瓜,留到秋天都成老黄瓜也没人摘它。”葡萄说“指不定压根没人吃我们,都是藤条脑子坏了成天讲鬼故事危言耸听。”


“黄瓜不一样……”茄子斜睨了那边顶花带刺儿的老黄瓜一眼,“黄瓜,不只是黄瓜……”
“哎哎哎你们说什么呐”藤架边的一株姓苗的矮黄豆插了句嘴
于是藤上见多识广的朋友们就和小黄豆讲起来了各种带颜色的小故事。


茄子跟黄豆的关系在菜园子界算起来可谓是同父异母,黄豆的根和它的扎在一处,同一片土地父亲的胸怀里比邻而居,只是它越长越高,黄豆就从最初的和它平行变成了在它脚边。
茄子个高,他总能看见更远的地方,底下豆子矮矮的一丛,看见茄子和篱笆边的藤蔓聊天,特别的羡慕。
每次天黑了之后,豆子总要用叶子敲一敲茄子圆滚滚的肚子:“今天又有什么好玩的事啊?”
“诶茄子茄子,你也跟我聊聊呗。”
每到这个时候,茄子就会弯下腰来,把今天从藤蔓那听来的各路消息告诉豆子。


茄子才不会说,它特别喜欢豆子听它说话的时候亮晶晶的眼睛,比它抬头透过密密的叶子偶尔看到的天上的星星还要亮,所以它总是在转述完一天的见闻后加上一句“听那边的说,明天还有更好玩的呢,我再打听。”
夜深人静,小菜园里总能听到茄子细细的说话声,和豆子一阵阵的惊呼。
“茄子你知道的真多!”
豆子被摘走的前一天,它也是这么说的。早知道,它就再多说点。


那天豆子被连根拔起,扔上了架子车,颠的七荤八素,他奋力向着茄子的方向眺望,目之所及却被那层层叠叠的枝叶遮蔽。
“茄子,茄子……”
“豆子!”茄子像往常一样打听风和飞鸟的见闻,一转眼就看到豆子被连根拔起,那些丑巴巴的根瘤,那些沾满泥土的细根……都是豆子的命根子啊!
菜农将豆子在地上使劲敲了敲,甩掉根上的泥之后,丢到了车里,还有些黄色的小豆子遗漏在地上,被一脚踩进泥里。
豆子!你听我说,秋风和落叶和飞鸟都向南走了!你也得向南走!我马上就跟着你!茄子在藤条上卖力地晃,晃得秋叶瑟瑟,还残留着绿色的叶子被抖得落了一地,拍了大地一头一脸,拍进豆子根基断裂翻出的深褐泥土里。
好担心那傻豆子。


豆子走后,原来的地方种上了莴笋,茄子在也没和篱笆上的藤蔓说过话。
茄子不再打听那些奇闻轶事了,豆角问起来,他说“那傻豆子不在了,听这些有什么意思?”
菜农秦瞅了一眼那棵蔫了吧唧的的茄子藤,顺手薅了下来,走向厨房。


另一边的豆子在车上被颠的晕晕乎乎以后,又被人泡在了水里。
“芽芽,我的小芽芽涨涨的……”
“我是要发芽了么……不……茄子……我还要和茄子一起……”
也不知道泡了多久,他感觉整个身体都是涨涨的,一把勺子将他和水一起舀了起来。
他听到噜咕噜的声音,像什么东西在转不停的抽打身体,他止不住的惨叫出声,感觉自己变成了粘糊糊的一摊。
“呃啊——”
又来了一块布将豆子包起来,豆子感觉自己轻飘飘的,他的汁液从布里流了下来,滴落在了坛子里。
“让我见见茄子……一眼也好”整个厨房的豆皮豆浆豆干豆脑悠悠醒转,异口同声
又被点上了奇怪的东西,豆子昏了过去。等他清醒过来时,他已经变成了一块方方正正的豆腐。
“我怎么了?我怎么变成了这样?茄子会不会不认识我了!”
正想着,菜农就提着一个熟悉的茄子进了厨房,豆子定睛一看高兴的要飞起来!这就是他认识的茄子!


“茄子茄子茄子,这些天你想我了吗?”
“你说什么!”
“哎呀你不认得我了?我是豆子啊!”
“豆子?你如今竟是另一番模样了”
“茄子…说来话长,不过万幸的是我们又见面了!”
“豆子,这次我们不分开了。”茄子滚过去轻轻的用茄子把儿蹭了蹭豆子


厨师秦来到厨房,看到一颗茄子和一块豆腐放在一起,愉快的决定今天自创一个茄子酿豆腐。
豆腐被搅成了沫,身上洒满了调料。“嘶……”真疼啊,他咬牙坚持着,怕茄子听去了。
一旁茄子被对切开,忍受骨肉分离之痛,却也是撑着不肯叫出声。
该死的菜农!茄子和豆腐咬牙切齿的看着操刀的人。
“茄子?”“豆子?”他们异口同声
“我还好你怎么样?”
“没事,我挺好的”豆子和茄子安慰着彼此


白白的豆腐被调成了细细的馅料,大秦用修长的手指抓起半个茄子,被蒸过的茄子异常软糯,大秦小心翼翼的用筷子挑开一条缝,往茄子肉里仔细的塞满调好的豆腐馅。
原来茄子的触感这么好,豆腐一点点破开茄子的身体,摩擦着茄子肉。茄子却有种难言的感觉,随着豆腐的逐步深入,刚才疼痛的感觉好像渐渐变了味道……
豆腐被放在了茄子撑开的肚子里,他想起以前总是戳茄子的肚子,没想到这里却是自己最后的归宿
“豆子?”
“我在。”
“你,你在哪儿?”
“你裹着我,感受到了吗,我在你身体里,每一块儿都被我填满了……”
茄子红着老脸,这还能感觉不到吗


“上笼咯!”大秦吆喝着将一盘码的整整齐齐的酿茄子放了上去。
豆腐对茄子说“别害怕,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茄子有些害怕却也坚定的点了点头
大秦架起大锅,烧好高汤,把塞好豆腐的茄子码了整整一盘蒸了10分钟。茄子和豆腐在高温中彼此相融。


面对大秦的嘴巴,茄子抱着豆腐想,这回葡萄可是说错了,老藤蔓才诚不余欺。不过,能和喜欢的豆在一起,也值了。

评论(1)
热度(10)
  1. _Morn_阿浮 转载了此文字
    😂😂😂万万没想到
  2. 太子啵蛰 转载了此文字
  3. 阿浮啵蛰 转载了此文字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写菜😃估计也是很多人第一次看菜😂😂😂

© 阿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