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更,随手拆逆,长期接翻译。
阔步走在自我毁灭的大道上并唱起哩个啷。
立志要念书到秃头。

【吉情】一发专场腰疼梗糖

《向阳花开早》的律师喵教师汪设定


早上十点多,屋里很亮。昨天下了场大雨,今天一定是个爽晴天。玉声子九点多就醒了,懒得起床就抱着苗甫腻歪。也不敢多动,怕把那人叫醒了;又不能不动,在地上睡实在是不舒服——昨天苗甫把扯了六个月的商业纠纷结了,下了庭就说腰疼,纳超着急忙慌把人送去医院,医生就一句话医嘱:少伏案,多睡点硬板床,所以两人就干脆卷卷铺盖到地上睡。
刚躺下的时候还好,硬地板挺歇腰的,可是躺着躺着就觉得硌得慌。玉声子起初夜里心疼苗甫,听那人呼吸沉了就给揽到胸口护着,徒然生得满腔的柔情。现在嘛……思及玉体横陈枝干交错的这模样……哎!还是赶紧打住,能腻歪一会儿是一会儿。
这厢玉声子腻歪着柔情,苗甫手机就响了,他翻了个白眼打算把这个不长眼的来电给挂了,苗甫已经长长叹出一口气,皱着眉把手机拿来。
“你别管——”
“——玉浩打来的,估计是他手头抢劫那个案子,我去回他一句。”苗甫撑在玉声子身上贪看了一秒他不满意的小样子,到底没忍心起身,干脆就跪在玉声子身上接了电话。
玉浩在电话那头叨逼叨,苗甫随口附会着,手下却在先在玉声子颈间游离,又堂而皇之占领身下人雪白的胸口,再让过于粗糙的笔茧捻过胸前红珠。
日八欻,你先把手机给挂了!玉声子怒目而视。
没成想苗甫立刻收手皱眉做出全神贯注的样子听玉浩说话。
他奶奶的!“张玉浩!大早上别打扰你师傅,我们还有正经事儿呢!”
“滴滴滴滴……”电话那头只留下一串忙音。

—————
一发短成狗的糖,来自赖床的王铁锅,跪求太太们都发糖😃
其实我站骚娃的,还是叫情急?反正都……挺难听的,还不如吉情呢。



评论(15)
热度(17)

© 阿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