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更,随手拆逆,长期接翻译。
阔步走在自我毁灭的大道上并唱起哩个啷。
立志要念书到秃头。

【喵汪】 澜妹妹梗 小甜饼

今天亲爱的鱼点了“澜妹妹上台献花给老王”的梗,然而只有我一个司机骑走了这辆自行车233,于是这就是今天喵汪の杂食铺的没图瞎谝233

来自没驾照的司机王铁锅。

---------------------

上次接到前妻电话还是夏天,一晃都半年过去了。

苗阜也不是不想念被自己抛在身后的娘俩,只是当初脸皮撕破,再没勇气拾起。他转头寻觅到角落里窝着读书的王声,看见那个人还是那副对着书本才有的眉眼低垂温和模样,心里也就静了下来。
他二十多岁光景上没多想,总觉得兄弟就是兄弟,同行一辈子互相扶持就成,媳妇是夜里暖被的,好好宠着,一起养大一个奶娃娃。爱人和哥们,泾渭分明,后来发现才明白业火一旦燃起就什么都扑不灭了。


封箱人多,少爷们都在后台扯皮。苗阜突然觉得不公平,他们也是一对一对的,也是勾肩搭背、笑笑闹闹,怎么到我这里就成了一对儿,纠缠不清、死活不放手的一对儿。角落里王声似乎感觉到他的烦躁,到底放下书走过来轻轻搭了一下他的手臂“快到点儿了,换衣服啊。”
就一句话苗阜又放下心,就是这个人,就是我们这一对儿,换了谁都不行!除此之外剩下的该扯的蛋老子死磕一辈子也要磕出来。


跟前妻讲明那天也是这样,他心里烦得很,千方百计道歉,对不起,我发现我最爱的是男人;是是是,我跟他领不了证,但是我不后悔;就说是我不好,等孩子长大再告诉她实情;不不不,我不想再耽误你,房子和钱我都给你留着……
然后曾经温柔的前妻抄起烟灰缸就扔了过来,王声揽过去生生受了那一下,换了少见的温和面目说,嫂子,我相信苗阜要是没遇见我他也会跟你踏踏实实走完这一辈子,是我把他拖进浑水,是我不对,你生气就打我吧。

王声就总是这样,命运不公、歧路难行,他接受了也就平平稳稳走下去,小事上他急,大事却能持重,你扳不倒他,就得按他说的来。
无可奈何花落去。前妻到底和他悄悄离了婚。

他搬进王声家,其余一切还是如常运转,好像他翻天覆地的人生巨变其实也只影响到了他,王声,前妻,娃娃,两个讳莫如深,一个哭得撕心裂肺。
“角儿,”王声在大褂下面握了一下他指尖“我妈问年前能不能把你带回家一趟。”
“回你家?”
“嗯。”
“那回啊!那、那回啊!我这、你爸妈什么时候有时间?要不我订个饭店——”
王声用一种看傻佬爷们的眼神看他一眼,施施然走了。


封箱热闹到最后只剩返场,苗阜心里恨不得插翅飞到王声家,手上照例醒木一拍,抬头,大秦在下面招手“你姑娘献花!”
“我姑娘?那是啥?”苗阜作出疑问的表情。
这边他还在解读大秦迷一般的笑容,那厢台上登登登一串响,上来的小姑娘眼神是他年幼时一般无二的胆怯和柔软。“澜妹妹!”苗阜蹲下就要抱孩子。
澜妹妹小鲤鱼一样往边上一闪,把花举高高给了王声,怯生生喊了一句爸爸。
台下少爷们看着热闹都在起哄,下面观众也跟着笑,一时间笑声直冲上苗阜脑门,冲得他眼前全是模糊不清的白光。王声抱起澜妹妹跟苗阜得瑟“哎,以后这可就是隔壁王叔叔的孩子了啊!”
苗阜眨眨眼,才反应过来眼前模糊是因为有泪。


评论(12)
热度(31)

© 阿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