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更,随手拆逆,长期接翻译。
阔步走在自我毁灭的大道上并唱起哩个啷。
立志要念书到秃头。

6742 冬铁一发完

PS:梗来自POI的6741次模拟。每个排比的部分对应的分别是:钢一地牢妮、零下的激情毒瘾妮、卓别林传记妮和MCU铁罐。

                6742
    红星稍纵即逝。
    铁灰色为底,冷峻到让人几乎能嗅到血腥气。
    模拟重启。
    这次的逃脱计划充满戏剧性,我在桥上遇见了面熟之人,他叫我Bucky——这个在模拟里一直被沿用的假名。
    Tony也喜欢这样叫我,神采飞扬的。这些模拟,这些逃脱,有时几乎模板化的故事:我挣脱了,在电击中、在医院、在被下一次洗脑前、在模拟中,然后自以为逃脱了九头蛇的魔爪,在地牢、茫茫人海、洛杉矶街头、马里布海岸遇见Tony——一起被关在九头蛇的工程师、面色苍白的毒瘾少年、悲伤的默剧演员、金红色钢铁包裹的国家英雄……第一次我毫无经验一见倾心,之后是宿命难违。注定一般,每一次模拟我都会爱上一个会说会笑的数据。
    6742次,冬天在阁楼里换掉手臂磨损的关节;春天他递出名片只说一句Call me;夏天他一个人卸掉夸张的妆容;秋天并肩坐在直入天际的大厦楼顶看工业化城市仅存的几颗星……抚慰、茫然、迷恋、惴惴……我的爱人死了一次又一次。
    最愚蠢的程序设定,九头蛇安排我们在各种环境下相遇,由我来问出那个他们不懈追求的问题“血清的配方是什么”,如果Tony答出九头蛇设定的正确安全词“Hail Hydra”,模拟停止,我会被放回现实世界到他身边按照模拟的程序从他口中问出正确的答案,如果他说出任何错误的安全词,红星闪过,模拟重启。我从来没成功过,6741次,他从不在正义面前退步一分一毫。
    这次模拟依旧从我逃脱开始,背景被设定成了九头蛇所有资料都被公布于众。意外的,Tony被设定成中年人而我和Steve都还是青年。
    我又一次不可自拔地爱上他。
    模拟的推进和以往一样快,碎片化的记忆拼出一个又一个四季,我们吃了很多外卖,做了很多爱,留存在脑海中的回忆屈指可数。九头蛇的程序就是这样的,你以为过了一辈子其实不过是海马体中的几秒钟,大段时间被跳过只留下最重要的情节在脑中不停排演回放,然后Tony已经躺在了病床上,呼吸微弱,心跳很慢,挣扎艰难。没关系,我能接受的,这只是又一次模拟。
    该结束了,我想,这次模拟我一定被注射了过量的多巴胺。
    “嗨,宝贝,我想,嗯,到了问出那个问题的时候了”我亲吻他额头把他叫醒,轻轻拔掉他的呼吸机“你知道血清的配方是什么么?”
    他眨着自己焦糖色的眼睛问“什么血清?超级战士的?你还好奇这个?”
    不,我不好奇。
    我准备好了。该重启了。
    “嘀——”
    该重启了。
    该重启了。
    该重启了……
    该重启了!
    该重启了!!!



--------------------------------

之前有小伙伴要剪视频所以帮她写了这个很短呃呃呃。因为怕表述不清所以专门讲一下,第6742次其实是现实,只是冬兵已经不能分辨出现实和模拟了,所以他以为自己是在模拟里拔掉铁罐的呼吸机帮他结束痛苦,实际上他是在现实里亲手杀死了垂暮的爱人,所以最后才会“无法重启”。

评论(7)
热度(33)
  1. Hypnos阿浮 转载了此文字
    模拟梗真的是OTZ当初看的时候就觉得QAQ

© 阿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