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更,随手拆逆,长期接翻译。
阔步走在自我毁灭的大道上并唱起哩个啷。
立志要念书到秃头。

【DC】天使亲亲才能起 destiel 有肉沫HE

(1211失忆梗,设定为Dean每次醒来就会失去一部分记忆而非剧中的在清醒状态下不断失忆。)

第九日

“一百、九十九、九十八、九十七、九十六……”Dean一边大声数着数字一边偷偷把闭上的眼睛睁开一条小缝。

耀眼的日光把草地和不远处的帐篷照成几乎失真的白,蝉鸣聒噪地为这猖獗的白日伴唱。

“你在看我!爸爸说躲猫猫不可以看的!”Sam的声音从树后面发出。

“我没有!”Dean大喊着,气呼呼地把小嘴撅起来。

……

这一觉睡地很好,不,简直可以说是超级棒了。他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一边打着意犹未尽的小哈欠一边往身边推“Sammy,快起来我给你穿衣服。”

Sammy不在他身边,床上只有一个枕头,也没有他粘人的爱抢被的小弟弟睡过的痕迹。

“Sammy!”

 

“Dean……”说话的是坐在角落打盹的穿风衣的男人,他眼睛蓝蓝的,嘴唇很粉“嗨,Dean,我是Castiel Singer,是你爸爸的好朋友。”

    “那你是Bobby叔叔的亲戚么?”Dean问,他稍微放下心来偷偷收回了想去枕头底下拿匕首的手。

Castiel笑着夸赞他“你好聪明啊小宝贝,你还记得Bobby叔叔是不是?我是他的表弟。”

被夸奖的Dean也笑眯眯地,这个叔叔看上去人很好的样子,说不定能骗他给他和Sammy买冰淇淋呢。“但是Sammy呢?Castiel叔叔你看到Sammy了么?”他问。 

“哦”Castiel有些担忧地看着他“他和你爸爸还有Bobby一起去隔壁州追查女巫了,你看,你出了一点状况我的宝贝,你被一个邪恶的女巫施了咒语,她把你变成了你长大以后的样子,你爸爸得想办法把你给变回来,不然你就不能好好长大了是不是?”

Dean难以置信地眨眨眼“长大以后的样子?!那我能提前知道自己以后长什么样了?Castiel叔叔你快告诉我我长什么样!”

Castiel被这个问题问住了,他眨眨眼,露出比Dean更显困惑的神态。

“快嘛快嘛,Castiel,叔叔我长什么样?难道说我很丑?”他这样一想,眼圈就红了起来。

“不不不你不丑、你……”手足无措的天使面对着眼圈泛红的情人更加感到语塞。Dean很好看,他有湖水一样深沉的眼睛、挺翘的鼻梁、调皮的雀斑、饱满柔软的嘴唇,他不止一次觉得Dean是这世上最美的生灵,尽管他从未说出口过,反倒是他的情人喜欢在他耳边絮絮叨叨说一大堆诸如:你真漂亮,我的天使怎么这么漂亮这样的话,“你很美。”

Dean对着这个抽象的定位做了个鬼脸,他一咕噜地跳下床却差点闪了一个跟头。“嚯!我好高啊!”他兴冲冲地拉起了凳子上的Castiel整个人贴上去比了比个头“我能看到你的头发……”他难以置信地摸了摸对方没怎么细心打理过的发梢,一个怯怯的笑容正好绽放在Castiel眼前。“我敢说Sammy长大了肯定没我高。”他笑着,说着,又跑进了宾馆卫生间去照镜子。

天使就站在他被拉起来的地方微笑着听着从卫生间里发出来的阵阵惊叹,他想或许他成熟的情人在青春年少时也曾得意地照着镜子练习他那些让人神魂颠倒的笑容。

 

 

 

第一日

Dean醒来的时候觉得腰酸背痛,显然他在野地里睡了一宿——独身一人——这就奇怪了。他呻吟着揉了一把怀里热乎乎的小兔子便开始翻手机想给弟弟打电话。他之前是在干嘛?追捕?反正总不能是露营吧。

“哦,老天。”他看着手机里几十个未接电话觉得现在连头都开始痛了,真希望他的小弟弟能有一天不表现的那么娘炮一点。他划开手机时对着主屏幕壁纸皱了皱眉,壁纸上是一个金色长发的白衣女人背影,大概是偷拍的,模糊得根本分辨不出身份。

一大通反反复复的担心和嘲笑之后Dean终于获知了他和Sam暂住的摩托旅馆的位置,他一边驱车回去,一边斟酌弟弟刚才的话,可是女巫?他对此毫无印象,要是他说他能记得的最近的案件还是帮上帝处理家庭矛盾呢。

嘿,管他呢!

 

 

第八日

卫生间的流水声一直没有断,Castiel在门外迟疑再三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Dean正靠在洗手台低垂着头,镜子里的他眼泪胡乱地爬了满脸,他听到有人进来立刻拔了下水塞关了水龙头,隆隆水声一时间成为唯一的声音。

“抱歉、抱歉,我这就出去。”

“Dean,”在擦肩而过的瞬间Castiel环住了他的肩膀,他感觉到对方的身体僵直了很久之后慢慢放松。

“我从没想过爸爸会为我而死……我还在当猎人,我以为、我以为我能,我以为有一天我会恩怨两讫去过正常人的生活,去当法官,当律师,结婚生子,我……”

泪珠砸湿了Castiel的肩膀。

Dean吸了吸鼻子放开了攥紧Castiel风衣的那只手,现在天使的情人的心灵年龄只有十岁,却已经学会了在正视别人的时候调整好表情。

他笑了一下,勉强舒开的眉眼里绽出了一点光。

 

 

第二日

所以就是这样了,慢性伤人咒语,每次他一觉醒来就会忘记一些事情,直到他变成一个只会啼哭的失智成年人。真有创意。Dean坐在窗边下意识地看着外面的路,Sam说他们的母亲复活了正在驱车赶来的路上,Castiel亦然。

“Dean!”

他看到天使匆忙锁了车跑过来,风衣猎猎。

“De——”天使话音未落就被猎人拖进了卫生间。

“我爱你。”他说着和天使紧紧地拥抱、亲吻。

 

他们躲在卫生间做了一次,事后Dean放了热水拉着Castiel泡在浴缸里。

“你还好么?”Castiel问。

“嗯,你呢?”

“嗯。”

“Sam什么时候回来?”

“晚上吧,他和Rowena去寻找女巫的踪迹了,可能晚上才回来。”

天使轻轻地点着头露出了餍足的笑容,他舒舒服服地把头埋在Dean的颈窝里印下了细细碎碎的吻,猎人习惯裸露在阳光下的皮肤很糙,唯下巴下面养了一点软肉,他逮着那一块亲一亲舔一舔,像中了彩票一样简单地开始眉开眼笑。

“别玩了。”Dean想把偷腥的天使按住又舍不得放开交扣的双手只能用言语恫吓。

天使敷衍地应了一下转而去啃咬Dean的耳垂,这里亲起来也很舒服,滑滑的。

“胡闹!”猎人握紧Castiel的一只手翻身把他扣在浴缸边惩戒性地咬了一下天使的锁骨,在听到含混的呜咽后才笑着埋下身吮吸身下人的乳尖并伴以温柔的舔舐。

Castiel叹了口气用余下的一只手揉乱Dean湿漉漉的短发。

他们都热爱肉体的温存,能多耽一秒都是这破烂人生里的恩赐。

 

“DEAN?”屋里想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她是——”Dean被吓地一抖。

“——Mary!”

“我妈?!”

电光石火之际两个人手忙脚乱地穿了衣服,Dean呼噜着头发突然低头笑了一下贴在天使耳边说“嘿,都给我吓软了。”

天使恼羞成怒地把他推了出去。

 

 

第七日

    16岁的Dean以为他会和他的初恋终老。好吧,不算初恋,但Emily是他第一个用心的女人。她有一头男孩气的碎短发,爱笑。Dean知道他们或许不能经常见面所以偷偷攒了零钱想在离开家走之后给她打电话。他想,每当他和爸爸路过加州的时候他都会在Emily家楼下给她带一束玫瑰,他会痴痴地看着她那个摆了勿忘我的小窗台和随夏风流出来的白纱窗帘,她会惊喜的看到他在楼下,他们会在学校后墙边拥抱,她会笑着闪避他的亲吻然后悄悄地亲他的脸颊。或许有一年她会需要他相救,他会是她的盖世英雄。

但是不会了。

Sam说他们再一次到往加州的时候Dean已经25岁,他们忙于一起幽灵事故,之后又匆匆奔赴华盛顿,那短暂的两天里他们根本无暇做工作以外的事情,他从未听Dean提及Emily,大概他们早就断了联系。

“我能去看她一眼么?”Dean说“我想见见Emily。”

Sam回答他他们一行人还在追踪女巫暂时没有去往加州的机会。

那个叫Castiel的男人站在角落里沉默地看着他搞得他有点小紧张。

 

 

第三日

Castiel在桌下偷偷拉Dean的手的时候Dean被吓了一跳。他敏捷地挣开了手看到天使露出了受伤的表情。

“咳,Cass,我……”Dean难以置信地看着天使慢慢红起来的脸茅塞顿开。

“Castiel,我有一些学术上的问题想请教你一下,你能陪我暂避一下公众么?”他问。

Sam和Castiel用疑惑的表情看着他,Mary和Rowena交换了一个眼神。

“Cass,学术,咳”Dean在窘迫中不由分说地把天使从餐厅拉到了车上。

今天早上刚结束了连绵的阴雨,天气不好不坏,还挺冷,但是空气没有那么潮湿了,地上还有些泥泞,不过不是一踩黏一靴子那种稀烂的样子。这种天气下告白实在差强人意,但也只能这样了。没有戒指,没有鲜花,等以后一定要补上。

Dean迟疑了一下问“所以,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天使点点头。

“是我先……嗯?”

天使慌乱地点头。

猎人得到了答案还是不敢放心,于是蹑手蹑脚地凑到天使身边把对方抱在了怀里。男人抱起来肩更宽,更硬朗,但也能严丝合缝地嵌进他胸口。“果然”Dean心想“还是能接受男人的。”

“宝贝”Dean回味了一下觉得这个称谓不太好接受,又改口试了一下“Cass,我已经忘了上次是怎么告白的了,以后我也还会接着忘记,就算今天不睡,明天、后天我也还是会昏昏倒地,还是会忘记一切,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么?在这颠沛流离的人生里得过且过?”

天使轻轻吻了他。

相接的肉体分享着彼此的热度,空气开始升温。Dean一颗颗解开Castiel的衬衫,一路亲吻这次第裸露出来的柔软皮肤,他调皮地用鼻尖撞了一下一颗一两日前形成的吻痕“又见面了啊”,他微笑着吮吸着那里,把吻痕一点点加深。

“De——Dean!”天使手忙脚乱地兴致勃勃的情人拉起来“等晚上的!”

Dean难得羞赧地瞥了一下嘴,又珍而重之地把天使的衬衫一颗颗扣上“那就晚上的,那就晚上的”他含糊地说着,在能被顶扣掩盖的地方留下一个湿湿的吻。

虽然事实上他们已经在一起很多年了,但是对现在的Dean而言他们的第一次可还没开始,今晚一定得好好谋划一下。“所以”Dean问“我上次是怎么跟你告白的?”

“你问我愿不愿意和你在这颠沛流离的人生里得过且过。”

 

第六日

Castiel看了很久夜空。

他不知道Dean这次醒来的时候记忆会停留在哪一年,他们很少提及Dean已经失去的那些人,但注定有一天他要向十几岁的Dean解释他的父亲到底因何而死,他还要向他解释他是怎样带他的弟弟一起走上猎魔之路,解释他们身上的每一道伤疤来源于哪种需要谨慎对待的猎物和十指上每一道茧是哪一个动作长年累月所造就。

还有一些不太好解释的东西,比如吻痕什么的,难道说是跌的?

总之Castiel皱着眉看了很久夜空。

 

 

第四日

Dean觉得自己是做梦了。“whoa兄弟,”他说“你可不能把这种消息一股脑地塞给我,什么天使男友、妈妈复活、女巫导致失忆什么的,我要是个四五岁的孩子得被你们吓死,到时候你们得骗骗我——你现在没在骗我吧,我是说男友、复活这一档子事,我能承受得了现实的。”

“没有没有”Castiel扶额“我说的都是真的,但你不能再提男友了,我们还没和别人讲过。”

“对对对对!不能跟别人讲不然那些触过我霉头的恶魔会把你抓走的!”猎人先生陡然升起了保护欲。

“——再强调一遍,我可不是光屁股拿竖琴的那种天使!”

Dean敷衍地表示了解。

他们花了一点时间读文献,期间天使拒绝了两次Dean的求偶邀约并严正申明他们已经积累了很多“第一次”的经验,事实上这一周以来他们简直称得上纵欲过度现在还是把重心放在看书上好,而且Dean如今每况愈下,上次他在开车的途中就昏睡了过去,他们得在一切不能挽回之前找到解决办法。

他们又花了一点时间争论应不应该把车给Sam开,在猎人难以安心的时候天使又给了对方更多的承诺,等到他把委屈巴巴的那个人带上床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可能中了什么圈套。

 

 

第五日

Dean给弟弟和母亲打了电话,他坚持要加入进追踪女巫的队伍所以Castiel租了车带他去追Sam,路上他睡着了,所以不知道天使又偷偷玩了他下巴下面囤的软肉,他们在最近的汽车旅馆停了下来。

 

 

第十日

天使的九十九个吻是什么玩意?Sam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那个还在成年边缘的新手女巫。

“就、就是这样的!”女巫被猎人吓地涕泗横流“理论上说只要中咒期间被天使亲吻九十九次就能解除咒语,书上就是这么讲的!”

“Cass,”Sam有点窘迫地看着电脑视频那一端的天使“你知道有哪位愿意献身的天使么,我是说,愿意亲Dean那个老酒鬼九十九下的——”

“——整整九十九次!少了一次都不行!”小女巫在镜头外补充。

Castiel看了眼身后皱着脸要哭不哭的Dean,又看了眼电脑对面的Sam和Mary,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镜头外的Mary大舒了一口气,“天啊Castiel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对我的儿子们关怀备至,现在你还愿意为了他做这个你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天使……”

镜头另一边的Dean突然往后闪了一下大笑着说“嗨Cass,你什么时候这么纯洁地开始亲脸了嗯?”

在天使急忙扣上电脑之前Dean听了他弟弟和妈妈喜悦中夹杂着困惑的呼唤还有一个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哎我才数到十七”。

 

 -----------------------

【END】

所以在完全失忆之前他们亲过82次诶,果然是纵欲过度的日子啊……

因为写的时间空了太久导致中间不慎改了一次主题,重心不是很清晰,整体也不够连贯。先撂两个月闲下来再改吧。 


评论(9)
热度(42)

© 阿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