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更,随手拆逆,长期接翻译。
阔步走在自我毁灭的大道上并唱起哩个啷。
立志要念书到秃头。

【授翻】雨季 第四章(上)超人重生失忆梗

第三章(下)http://marysue4ever.lofter.com/post/1cfbaa31_12e6e3dc

在克拉克沉醉在布鲁斯的嘴唇的时候又一道雷滚过。他想起他们下巴撞在一起的那个小声音和淡淡的薄荷与威士忌的味道。这感觉很真实,这感觉像是“对的”,似乎他在月光下醒来和之后的跋涉和寻找的意义就在于此。

有那么一瞬间,就那么一瞬间,布鲁斯的手握紧了他的衣领把他拉近。

紧接着他翻身下床,质问“你他妈在干嘛?”

“你为什么要骗我?”克拉克叫喊着“我知道我们不是朋友。”

布鲁斯凝滞住了,他眼中出现了痛苦和无措。“克拉克,”他说。

“因为你在尖叫我才进来的,但是我不能——然后突然我记得了,就一瞬间,我记得——”克拉克停了下来,他似乎想用手抓回消失在空气里的记忆,“就像闪电一样,我突然记得了,你压在我身上,手也在我身上,你的脸就在我面前,我心跳如鼓……”

布鲁斯瞪着他,他的脸一半藏在阴影里,一半被大厅的灯光照亮,不知为何这一幕也很熟悉。

“我们不是朋友,”克拉克重复了一次“你觉得我傻么?你觉得我想不通么?”他吸了口气,这句话脱口而出:我们是恋人,不是么?

布鲁斯像被扇了一巴掌一样瞪大了眼睛,发出来一个掺了一半好笑和满额痛苦的声音,“什么?”

“我回来的时候你几乎崩溃了,布鲁斯,你差点站不起来,你被情绪淹没了,你太过于在乎我了,上帝啊,你还有我妈的电话号!”克拉克逼近一步而布鲁斯像镜像一样倒退了一步,“而且布鲁斯,你看我的眼神,那不是……你看我的时候像在看一个失而复得的珍宝,这不是,不是朋友的眼神,完全不是。”

“克拉克,”布鲁斯嗓音沙哑,“你错了。”

克拉克摇摇头,“我没看错你看向我的眼神,我没会意错你吻我的方式,”他又向前一步,布鲁斯复又倒退一步。“我没说错我对你的感觉。”

“你不是那么感觉的,”布鲁斯说,“你糊涂了。”

“我没糊涂,”克拉克打断他,“我的身体还记得你贴上来的时候的感觉,它还记得你的双手。”

“让我重新认识你,”克拉克说“我想再一次认识你。我不记得你,但我对你有印象,我知道你的美丽、勇敢和脆弱,我想、我想……”他的话支离破碎,最后消泯在漫天闪电与遥远的雷声之中。“你是我的,布鲁斯,”他轻轻地说“我在你眼中看到了这一切,让我再次属于你。”

“你从来不是我的,克拉克,”布鲁斯的语气平淡而低哑,克拉克知道自己应该把这个当成拒绝,但他的心仍旧重重跳了一下。

他没有否认剩下的立论。

“就……”好像布鲁斯是个一受惊就会逃跑的野生动物一样,克拉克缓缓坐到床上,“你以为我死了,但我现在就在这里。我们一同经历过什么,在过去。”

“我们过去什么都没有。”

“这是句谎话,”克拉克嗤之以鼻,“我记得的不多,但我记得和你一起在黑暗中,我的心在狂跳。”他不知道该怎么条分缕析地讲明白,但他记得,他记得他们肌肤相亲那一刻的亲密,“我记得我当时在想你真美。”

回复他的只有一个惊恐且嘶哑的笑。

“不。”

“你的一半脸藏在阴影里,就像现在这样,”克拉克说,“但我能清楚地看到另一半,我知道它很美。”她抬头看向布鲁斯,对方闭上了眼,“请你,布鲁斯,我只是想再一次认识你,我想再一次触摸你,我想——”那种需求像海浪一样升起来,他晕陶陶地,说话甚至有点磕巴,“我想你再一次触摸我,布鲁斯。”

布鲁斯垂在身侧的双拳握紧了,他后退了一步。

“这不公平,”克拉克有些绝望,“你记得我而我不记得你,这不公平。你记得我在你双手之下发出的呻吟,你记得我的表情,在我——”

“上帝啊,”布鲁斯声音里纠缠的痛苦和渴求让克拉克呼吸加速。

“来触摸我,布鲁斯。”克拉克说。

布鲁斯深吸一口气,又重复了一次深呼吸。“如果你不想从我床上下来,那我就去睡沙发,”他说。

“你不能永远都否认自己的心,”克拉克说“你不能永远都否认幸福,布鲁斯。”

布鲁斯尖厉地大笑了起来,他对着克拉克竖起一只手指,“你,”他说,“你完全不懂我多擅长否认一切。”

他转身把克拉克一个人留在卧室里。

 

布鲁斯一边醒来,一边感受着脸下的皮革。他又在蝙蝠洞里睡着了?不,他在沙发上,一只手垂下去——

布鲁斯定住了,他感觉自己的手指摸到了什么柔软的毛发。

他小心地从沙发沿上看下去,看到克拉克·肯特盖着毯子蜷在地上,他背靠着沙发,就好像他在守护布鲁斯,又好像他只是想要贴紧。

他在微笑。

布鲁斯长久地注视着他的睡颜。慢慢地,他发现持续了几天的昏暗的雨云变得稀薄,阳光从云后露出来,地板被透过忽薄忽厚的云彩的太阳照亮了一小块,那一块光斑离克拉克的脸只有几英尺远。很快阳光就会抚上克拉克的脸,他会沐浴在阳光下,他脸上的伤疤会因这爱抚而消失么?下一次克拉克的眼睛睁开的时候,布鲁斯能从他眼中看到他重获记忆么?

他眼中还会有什么呢?在那块光斑移向克拉克的时候布鲁斯暗自好奇。

当阳光和克拉克近在咫尺的时候布鲁斯安静地起身关上了窗帘,那块光斑消失了。

他躺回沙发上继续看着克拉克的脸,窗外,阳光变得倏忽不定,云层重新涌过天际。不久布鲁斯听见第一滴雨砸下来,再一次将他们与外界隔绝。

他闭上眼睛让那声音冲洗过他全身,在他昏昏欲睡的时候一只手又掉下了沙发。那一个瞬间,他感觉到克拉克的手指缠绕上他的,他屏住呼吸,他们躺在一处,手指交接,无人言语,就好像只要他没有看向他,这一刻就会延续下去。

这一刻确实延续下去了,直到阿尔弗雷德带来早餐。


------------------------------------

【TBC】超过五千字我就不能一口气翻出来了,只好拆开翻拆开发,见谅。

评论(12)
热度(87)

© 阿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