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更,随手拆逆,长期接翻译。
阔步走在自我毁灭的大道上并唱起哩个啷。
立志要念书到秃头。

【授翻】雨季 第四章(下)超人重生失忆梗

第四章(上)http://marysue4ever.lofter.com/post/1cfbaa31_ee6bd54a

“我觉得克拉克先生要得幽居病了”在克拉克狼吞虎咽地吞下第三块马芬时阿尔弗雷德说“毕竟他被囚禁在这个阴暗的地方。”他说着,指责地看了布鲁斯一眼。

“你真是太好心了,”克拉克说着挑了一本阿尔弗雷德带来的书,“但我完全不觉得无聊,事实上布鲁斯非常有趣。”

“哦,是么。”阿尔弗雷德看着布鲁斯说。

不过布鲁斯并不打算介入争端,他只是皱着眉看着平板。

“新闻不太好么,先生?”阿尔弗雷德取笑的语气已经完全消失了。

“法尔科内在计划什么,”布鲁斯喃喃说,“过去两周已经有三个他的宿敌被处决了。”他的脸色阴沉严肃,而克拉克看着他的脸只能感到一丝昨日重现的既视感和实实在在的色令智昏。布鲁斯咬着指节,看上去充满忧虑,“我今晚得出去,”他嘟囔着抬起头,突然又想起克拉克还在这里,脸上的严厉立刻让路给了一个明亮的微笑,“——我之前应允一定参加今晚的一个慈善舞会,抱歉,克拉克。”

“那我能占用你的白天么?”

布鲁斯看着他,赤裸裸的欲望在他眼中一闪而过,就像他之前那一小段严肃的时光让他更难压制自己的欲望,“当然。”

“那么我想我能离开你一晚,只要是为了做慈善。”

“哦,那算是善举,”布鲁斯的语气像是一半明亮一半阴郁,这绝对是克拉克听过最让人陶醉的语气。

他们一起度过了白天,克拉克没有提起他醒来时和布鲁斯指尖交缠的事情,他不确定在睡梦中是他们中的那个先伸出的手。他们心平气和地讨论政治,也讨论哥谭和大都会不同的建筑风格,他们讨论送松饼到底应该放多少草莓(布鲁斯坚决抵制海绵蛋糕,发誓只认手工饼干做底的那种)。克拉克沉迷于寻找布鲁斯智慧和激情的余烬再将它们重燃,把对方戴了太久的无趣假面烧尽。他知道了很多关于布鲁斯·韦恩的事:他对哥谭的爱,他的世界观,他显而易见的对阿尔弗雷德的感情,他提到韦恩大宅时稍纵即逝的痛楚。

但他对他和布鲁斯的关系一无所知。

雨声渐小,雾气静静地弥漫开,湖面变得像蒙尘的明珠。克拉克从阿尔弗雷德带来的哥谭历史书里抬起头,正巧抓住布鲁斯用一种掺杂着喜爱和悲痛的眼神看着他。那眼神转瞬即逝,布鲁斯站起身抻了个懒腰轻快地说“嗯,该去做我的善举了。”

克拉克也站起身走向他,“我能得到一个离别吻么?”他问。

布鲁斯露出警觉的表情,“不,”他回答。

一道痛苦的的闪电击中了克拉克的心,他试着维持愉快的气氛一笑而过,“但是世界很危险啊,布鲁斯”他说“上次我们分别的时机不太好之后我失踪了,而你误以为我死了,谁知道这次你的慈善舞会上会发生什么悲剧呢?”

布鲁斯一言不发,克拉克上前一步,手微微搭在布鲁斯肩上。

“我不想我们再一次追悔莫及了,”他说着倾身过去,他的嘴唇已经近到能到尝到布鲁斯的呼吸,“我希望你走出门的时候唇上总能带着我的吻,我希望——”

他的话在布鲁斯贴近他并赠予他一个最如鸿毛的吻的时候停下了,布鲁斯的手指抬着他的下巴,爱抚像私语一般,克拉克定住了。

“好吧,”布鲁斯说,“不再追悔莫及。”

“不——”克拉克在布鲁斯后退的时候咽了一口口水,他心跳快得吓人,“不再追悔莫及。”

布鲁斯拿着伞转身面向门,“但我们不是恋人,”他缓缓地说“我保证。”

“我知道,”克拉克以谎言报以谎言。

 

布鲁斯离开之后湖边小屋静得不一样了:更静默,更让人犹疑不决。布鲁斯在的时候那种安静感觉是对的,他走了之后……空落落的。

克拉克打开电视想看看这世上都发生了什么。两天除了玻璃和雨什么都没有的日子让他有点不安,尽管如此,他仍不想走出门外,“还没到时候”,一个声音低语着,“还没到你找到你遗失的东西的时候”。他和布鲁斯的过往……感觉是对的,但远远不够。

新闻报道了哥谭对于上一场灾难里被毁坏的地方的重建,克拉克猜这就是人们认为他过世的那场灾难。“自从毁灭日……”播音员说道,克拉克在听到她的声音的时候感觉一阵寒意爬过脊背,到底是什么样的灾难才得称为“毁灭日”呢?

内容还在继续播放,当克拉克看到一个怪物在横冲直撞的时候,他感到那份寒意变成了一阵颤栗。相机离的不够近并且还在随着战波不停地晃动。那些会飞的小小的像素点是在攻打那个——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吗?克拉克感到一阵恶心,记忆突然挤进了他的大脑,就像一阵偏头痛,充满疼痛、混乱和无助。他不能让更多的人死了,他需要.......

他推搡着那些回忆,挣扎着想把它们从一团乱麻变成一些能解释得通的东西,但是毫无起色。这些记忆很快就消失了,只留下他呼吸混乱的颤抖着,他脸上的伤疤就像刚被酸烧过一样痛。他迅速关掉了屏幕,只能感觉到一阵恶心和茫然,他深知无论这代表了什么他都不能再承受更多了,难道他曾经尝试在这种暴力的漩涡里面帮助别人吗?这怎么可能呢?

月亮升起来了,照亮了一条通往湖面的道路。布鲁斯还没有回来,克拉克草草的翻阅着那些阿尔弗雷德带回来的书,被被纸张和封面设计的纹路触感安抚着,这里有一些散乱的罗伯特·帕克的硬汉侦探小说;厄休拉·勒古恩和坦普尔·葛兰汀也混在一起;《螺丝在拧紧》;还有一本讲时间原理的书。它们都旧旧的卷了边,出版日期也都在二三十年前。书里有些墨水留下的狂热的下划线,眉边页脚也有一些小标记,字很端正,写得是“困惑”或者“等下查查资料”,有时只是一个感叹号。克拉克拿起几本玛丽·奥利佛薄薄的诗集随手翻看,其中一本掉在了地上,露出了一首题目叫“当死亡来临”的诗,它开篇是这样的:

当死神来时

像秋天饥饿的熊;

当死神来时,拿出他钱包里所有亮闪闪的硬币

收买我,然后咔嚓关上钱包……

克拉克迅速略到末尾,看到有人在最后几句话上画了线:

当它结束时,我不应该怀疑

是否我的人生经历过特殊和真实之事。

我不愿发现自己叹息或惊恐,

或充满争议。

我不想以简简单单地访问过这个世界而告终。

克拉克静静地坐了很长时间,想象着年轻的布鲁斯读这些句子的样子,月光穿过了玻璃幕墙抚上他的脸——不,这不对,他不应该在这里,他应该在大宅,在他童年时的家。克拉克感到不安,他想要知道更多的东西,又不确定他能承受多少痛苦。那个布鲁斯是什么样的呢?倔强如他,又在哪里倾注他的热血?

乌云暂时散开了,月光明亮得诱人。克拉克先是感觉到脚下踩着湿湿的草,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走出了房间。他的内心牵引着他,走向了深夜中沉默、破败的大宅。

 

诗的译文摘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b601e37d0102vv5g.html


评论(3)
热度(67)

© 阿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