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更,随手拆逆,长期接翻译。
阔步走在自我毁灭的大道上并唱起哩个啷。
立志要念书到秃头。

【瞳耀】雨夜杀人案 第二章

第一章:http://marysue4ever.lofter.com/post/1cfbaa31_eebb21df

第二章

快十一点的时候白羽瞳翻着翻着物证听到“咚”的一声,对面看笔录的展耀已经趴上了桌,他轻手轻脚过去在猫脖子上摸了一把,烧已经暂时退了,于是帮他披了件衣服,出门接热水。

“白sir,”蒋翎小声叫住白羽瞳,“有个情况——”

话未说完,办公室大门一开,赵祯拎着大包小裹像春风一样走了进来。“你们那个连环杀人案怎么样了?”他问。

“还在看证据,顺便等解剖结果,”白驰把东西接过去,闻到了赵祯身上厚重辛热的姜香,“带了姜汤啊,你快自己喝一点。”

“我开车过来的,”赵祯把白驰送到面前的姜汤又推回去,另附了一个柔情似水的眨眼。

白羽瞳刚打算招呼大家过来拿姜汤,突然感觉不对,疑惑地问赵祯“白驰跟你说有连环杀人案的?”

赵祯挑了下眉,“网上有视频啊,我在视频上看到展博士淋雨了才过来。”

“视频?”白羽瞳难以置信地瞪了蒋翎一眼。

“我刚才就想说这个!”蒋翎立刻投诚“有两段今早的视频被传上网了,都只有几秒钟,下雨天画面也特别糊,但是能分辨尸体的轮廓,所以传得很火,已经通知全网删视频了。”

“内部的?”白羽瞳追问。

“不是,是学生拍的,”蒋翎把手机递给白羽瞳。

白羽瞳看了一眼,面色复杂。

视频的发布者是一个推特账户,叫“心碎在格物大学-张斌”,他发布了侦查现场不到6秒的一段视频,死去的女尸穿着白色长裙躺在滂沱大雨里,背景俱是他的哭声和呼喊声,没有拍到展耀,所以到底是哪个孙子朝展耀扔了石头也不得而知,白羽瞳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那条推特张斌还附上了文字,说死者是自己的女友席歌,昨夜未归没想到被曾在致齐大学犯案的雨夜杀人凶手所杀,主要追忆了一下两人的相恋经过,还另附了一个链接。白羽瞳把链接点开,果不其然是张斌和女友的恋爱经过详细版以及两人青春洋溢的合照。

“啧。”他把手机还给蒋翎,“接着删视频,在侦破之前所有信息都不能外露。”

蒋翎又默默滑了一下手机递给白羽瞳。

显然她不懈努力删视频是有效果的,几分钟前张斌又在推特发布了一段声称警方删视频是在包庇凶手,不让受害者发言想把案子压下去维稳的视频,还声泪俱下地控诉警察让平民进入警戒线以内破坏现场,警察不让他认尸,不让他见女友最后一面,最后甚至还有将近一分钟的关于女性安全教育和女性权利的论述,列举了几个婚内杀人情况下男方女方受刑罚程度不一样的数据,大有指责警方因为受害者是女性就不予以重视,女人没人权的倾向。

“还有一个视频发布者是张斌的朋友于洋,说是声援他,要和警方抗争到底。我看了一眼他的记录,学哲学的,平时就是挺激进的一个人,”蒋翎又滑了一下手机,于洋的视频没有聚焦在女尸身上而是从伞群缝隙之中拍了侦查现场的一角,穿过模糊的雨幕锁定在展耀身上,一开始于洋拿着手机大吼着“凭什么他能进去我们不能”,后来变成了他联合几个学生一起大喊“还我真相、还我席歌”,手机抖得很厉害,白羽瞳隐约看到展耀朝这边指了一下,一个警察走了过来,镜头外的某个男学生喊了一句“我艹,不让我们喊!要抓我们禁言了!”紧接着镜头一晃,展耀被石头打中往前跌了一步,白羽瞳下意识地伸手想捞住屏幕里的那个小小的展耀,但只能眼睁睁看他倒下去,视频戛然而止。再看一眼评论完全是仇警人士的盛宴,“接着删,另外拿我们官方号发一个声明,就说案件还在侦破过程中,等结案之后会发布进一步消息。”他偏过头,透过窗帘缝隙看见展耀在桌上昏昏沉沉地睡着,心尖也沉甸甸地酸。

“这两个学生,”他看一眼蒋翎。

蒋翎转身去通知基层找人。

 

这种时候当然是没有午休的,刚吃了午饭公孙那边就出了结果组织开会,白羽瞳把展耀喊起来,那猫睡得脸上都是印子,迷迷糊糊抱着他的一件白大衣跟着他走。

“格物大学的结果我简单说一下,”大家一听公孙这么说就知道不好,如果是公孙尸检之后很有把握他一般会直接说结果,而带上这个“简单说一下”的开场就证明公孙对案情有很多疑惑,“死者是年轻女性,和第一起案件一样腹部中刀,伤口只有一端锐口,单面刃,经过同一认定是相同规格的刀。解剖时也在脖颈处发现了损伤,检查到了黏膜紫绀现象,可见死因是窒息。面部划伤有生活反应,是死者生前造成的,而不是死后造成,这是和第一起案件不同的地方,第一起案件死者刘冰面部是死后才被破坏。”公孙指了一下刚拍的尸检照片,展耀还记得死者穿着一件白色的裙子,应该是爱惜自己容貌的女性,可惜现在却是一具皮肉翻卷的死尸。“最重要的一点,第一个案件中被害人总共受了三刀之后才被勒死,而这次,被害人只受了一刀,而且从颈部伤痕可见,凶手是徒手掐死的被害人,没有用绳索。”

“两起案件都是先捅伤被害人使其丧失抵抗,再用窒息手段杀死被害人,但是……”展耀停顿了一下,看向白羽瞳,“手法却又略微不同,如果是同一个凶手的话……显然第二次他自信了。”

“如果不抓住他,他会更自信。”

 

随机的连环作案该如何寻找联系?

从动机入手?

没有检查到性行为,不是性犯罪。不过不能排除为财的可能性,两个死者的手机和钱包都不见了。但仅仅是抢劫,根本不用一而再再而三的杀人……还有凶手划花了被害人的面部,如果说凶手和被害人没有私人恩怨,只是单纯的仇视女性……会有这样的可能么?

凶手为什么会突然开始犯罪?

凶手如何筛选被害人?

凶手如何选择作案地点?

展耀看着白板上已经列举的:凶器、夜里10时、工人、仇视、强壮,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可惜脑子里乱哄哄一团,刚才读的笔录一大半是对死者丈夫的品格证明,邻里一致称李光是与人为善的好人,他看了一会就睡倒了。

“第一案死者丈夫只有品格证明么?”他侧过头小声问白羽瞳。

“还有不在场证明,”白羽瞳帮他把笔录翻开,“他们住的是老式楼,李光9点多帮女儿用吹风机吹运动鞋,把家里保险烧了,去邻居家借了手电筒和保险丝,换了保险之后邻居一直在他家和他闲聊感情纠纷,一直到将近十一点才走。”他说完看着展耀,对方一副似懂非懂的表情。

“要不你先回家休息吧,顺便把午饭吃了。”白羽瞳轻轻碰了一下展耀的脸,微红、温热,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

“我要工作的,”展猫猫觉得自己真是烧傻了,竟然顺着对方的手蹭了一下脸颊,像猫一样。

白羽瞳四下看了一眼,好在大家都在研究尸检照片没注意他们两个,“就这样工作?”他笑着,手在展耀脸上多流连了一秒。

展耀似乎是害羞了,把脸埋进白羽瞳披给他的那件白色大衣里面,几不可闻地“嗯”了一声。

他们刚刚跟办公室出柜,工作场合还比较收敛,之前玩闹的时候还敢大大方方勾肩搭背,出柜之后反而束手束脚,怕被人盯住看。这一遭展耀简直像私房窃语,撩得白羽瞳心尖滴血。

“白sir,”蒋翎坐在自己座位上遥远地向情侣狗汇报工作“张斌和于洋两个学生早上从深圳过关了,现在在深圳到上海的飞机上,我查了一下张斌的邮箱,是一个上海的自媒体邀请他们去做采访。要联系大陆协助么?”

“那要开故意杀人的逮捕证吧,我感觉案子不是这两个学生犯的,回到犯罪现场录像也太高调了。”赵富疑惑。

“确实不是,”展耀赞同,“我看了他们的推特,张斌是新闻系的学生,推特的文字痕迹太重,描写实在是太用力,字里行间藏不住的对自己的吹捧,现在他的tag就是香港痴情男学生,与其说是追忆爱人,更像是还没毕业就想做个大新闻出来。”

白羽瞳“啧”了一声,侧过身温柔地问展耀头还晕不晕,还记不记得早饭吃了什么,展耀突然也被光明正大的爱意温存撩了回来,愣住了只会点头。

“公孙你开个轻微伤的报告,说今早被袭击的警察已经出现了短暂意识障碍。”白羽瞳刚开口展耀就龇牙要咬他,“赵富你开逮捕证,蒋翎发公函让大陆协助侦查。”

“剩下的人,”他呼噜了一把展猫猫的热乎乎的毛,“前一个案子刚结束,大家先回家休息一下午,明天带着思路回来,着重思考一下席歌和刘冰有什么共同点,我还是觉得不是非特定性案件。”


---------------------------

下一章想写甜甜的谈恋爱,给生病的猫猫削苹果,希望爱神击中我,不要让我写太尬。

评论(19)
热度(226)

© 阿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