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更,随手拆逆,长期接翻译。
阔步走在自我毁灭的大道上并唱起哩个啷。
立志要念书到秃头。

【木乐】茶

设定是和现实情况逆序,就是卢鑫和玉浩先是搭档,然后他们再去西安办专场,最后鲈鱼拆成了两对,一对木乐,一对吉情。

 

西安今年热,难得下了一场暴雨,又骤然冷了下来。李伟关了空调,坐在店里看交加的风雨在天幕上劈过紫粉色的闪电。他爱这古城,最爱就是思及千年前唐人也同他一样在暴雨中烹茶观雨时的心境。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他想要吃一碗唐茶。

他店里就卖茶,还卖香,卖蛐蛐蝈蝈,扇子珠串……总之是一切和文意、闲趣靠得上边的小玩意,没有太贵的。但是他桌面上有一盒上好的煎茶,是个好抽烟喝酒的朋友送的,熟客都想跟他蹭一口,他一直以收藏为名放着没动,今天无客来访,是个煮水煎茶的好时机,刚这样想着,有个生客裹着外面的冷风雨进了店门,那人湿了大半个身子,贴在门口站着,大概也是不好意思往里进。

“进来随便看看。”李伟招呼了一声,回里屋找茶友从洛南带回来的那瓶水。陆羽把洛水排在第十五位,不过既然是“未尝泥”的水,拿来煎茶也就不算配不上。

但卢鑫没有往里面走,他见惯了路边的商家,就怕进去被拦住到时候抹不开面子买上一堆既不会自用也不会拿来送人的不实玩意,他可没那个闲心。可是今天雨大,他还是忍不住躲进一个无风无雨的屋檐下。这几年也不知道是人民精神境界跟着物质水平一起提高了还是附庸风雅的多了,大街小巷都开起了这种文玩的小店,东方卫视下面也有一家啥啥斋,他搭档张玉浩总去逛,买些笔墨写大字用。

“进来啊,我给你拿了热毛巾。”李伟笑着招呼他。

卢鑫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大不了临走给张玉浩买支笔”,他想着,深深吸了一口店里香气浓郁的空气。

“我昨天在做驱蚊的香牌,店里味道有点儿重,你要不要拿一个?”李伟问。

“啊不用不用,我这人不招蚊子,”卢鑫接了毛巾擦了手脸,真是热的,还带着茶香“咬谁都不咬我,真的,我就没被咬过。”

李伟笑着说“那挺好。”

那天他留卢鑫煎了唐茶,走的时候卢鑫带了一支笔。

第二天他在公交广播上听了一段热闹的相声,说相声的叫卢鑫、玉浩,他挑了下眉,想原来昨天小小一只陪他吃茶逗蝈蝈逗鸟的卢鑫还是这样的一个卢鑫。

下午他做完一桌素菜打算发微博的时候看见涨了一个粉,不是别人,正是卢鑫的那个“会写大字”的搭档玉浩,大概是看到了笔盒上的微博名来关注他,已经在评论里跟他哥们张艺博聊开了,微博评论“叮叮当当”的提示声都是这两个人在他的微博下面聊天。他随手翻了一下玉浩的微博,把卢鑫的页面点开,关注了。

夜里卢鑫发来了一条私信问:李老板你怎么找到我的啊?

李伟没来由地想捧他一下,便回话说之前听过卢鑫的相声,昨天没来得及多聊聊这方面,明天请他来店里吃素。

卢鑫坐在回上海的高铁上回想起昨天那个精致的小店和胖老板,胖老板的怪味茶和桌上手心大的鸣禽,有点儿想西安城。

 

 

夏天热得人闹心,可最闹心的还是卢鑫频频想起那个胖老板。

尤其是夜里在阳台抽烟的时候。

夜里比白天凉快,站阳台上抽个烟看看楼下垃圾堆里打滚的狗本来是个挺美的事,但一想起那个胖老板他的心情就很奇怪。想再见到他,想要认识他,想知道他是怎样的人。就因为这个,他如今看着张玉浩都没有早两个月那么快活,脑子里还总是自动循环“小妹妹送情郎”循环得他魔障。张玉浩是特别爱问候人的那种,成天追着问是不是家里出事了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是不是太累了?后来干脆出面组织全工作室放假各自是出门玩也好探亲也好,不尽兴不准回来上班。

那就……去西安?

上次来西安匆匆半天时间全被雨浇进了店里,这次再访西安城卢鑫打算正经去散散心,城里钟、鼓楼看了一眼,回民街坐一坐,他懒得往远跑,似乎也没什么好玩的地方了,脚尖一转,又去了李伟的那家店。

大夏天的下午头店里当然没人,李伟吃了午饭慢悠悠地烫茶具,茶香从陶泥中里溜出来跑满了整间店,门口的迎客铃一响,卢鑫进来了。

“哎?来了?”

“哎,来了。”

 

 

从那以后卢鑫总是找机会去西安,西安专场有机会就做,商演能接就接,往常演出结束后台要出去喝酒他也不去了,跑去李伟店里吃夜宵,菠菜面,有时候配肉沫,有时候配虾仁。一来二去,张玉浩以为他夜不归宿是在西安养了小姘,他踹了搭档一脚,再去西安的时候,庆功把李伟也喊出门。

吃人家那么多顿,总要请客请回来。

最开始的时候李伟混在他们一群说相声的人里面特别奇怪,他不喝酒,自己带着个小茶壶,说相声的扯淡他也跟着笑,有听不懂的包袱就盘珠子,卢鑫怕他无聊,说:我们这帮人太俗了,要不你别来了,李伟却觉得这帮人有趣。卢鑫管他叫“李木头”,说他是浇上茶水会生根发芽的一截稳健的老树根,他也不生气,甚至把名片都换成了“李木头”。

他哥们张艺博爱听相声,总来店里找卢鑫他们喝酒,不知不觉间那个安安静静放佛歌的小店背景音换成了相声,小茶盏都束之高阁,换成了啤酒瓶。

后来他渐渐能接上卢鑫的茬,偶尔还能把卢鑫逗乐,再后来张艺博不知道怎么就跟张玉浩好到穿一条裤子,轮到卢鑫天天抱怨看不见搭档人影。

最后所有人都在西安有了容身的地方,白天上班,周末到小园子说相声,这样过了很多很多年。


------------------------------------ 

【END】

看题目和首尾轻重就能看出来这是一个被坑过很久又拾起来写但是没成功的文,应该不会再改这一篇了,就这样留着吧。

同系列【吉情】烟:http://marysue4ever.lofter.com/post/1cfbaa31_123ffa4a

【吉情】香:http://marysue4ever.lofter.com/post/1cfbaa31_104bb433

不看也行,故事没啥联系。

评论(8)
热度(10)

© 阿浮 | Powered by LOFTER